主題: 悠悠鄉情話鸕鶿

  • 午夜幽靈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9987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8/4/23 15:15:54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靈璧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悠悠鄉情話鸕鶿(原創)
張殿凱

魚鷹,學名鸕鶿,就是人們俗稱的魚鷹或者水老鴨,是一種大型的食魚游禽,體型比鴨纖細修長,羽毛為黑色,光線強時閃綠光,脖頸粗長。據歷史記載,人們馴養魚鷹捕魚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。明末詩人吳嘉紀的《捉魚行》就有“茭草青青野水明,小船滿載鸕鶿行。鸕鶿斂翼欲下水,只待漁翁口里聲。船頭一聲魚魄散,啞啞齊下波光亂。中有雄者逢大魚,吞卸一半留一半……”這樣的描寫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上世紀60年代前后,我們這些孩童常常由大人帶著到家前屋后的汪塘河溝邊,興致勃勃的去看魚鷹出獵捕魚,碧綠的水面上,鳥飛魚躍,輕舟蕩漾,漁民一聲吆喝,魚鷹們就會一個猛子扎入水中,開始捕魚,不一會就見小小的船艙里堆滿了各種雜魚。這一種古老的捕魚方式隨著時代的進步,人們生活方式的轉變,再加上河流污染,魚蝦減少等因素,魚鷹捕魚的場景,成了我們這一代遠去的記憶,成了我們揮之不去的悠悠鄉情。偶爾看到也只是在影視劇里,或是旅游景點為吸引游客,找來一些魚鷹捕魚表演,搏得游客駐足一瞥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值得慶幸的是,在靈璧縣澮溝鎮許閘村如今依然活躍著一群神秘的養鷹人,據傳從北宋時期開始,許氏族人與鷹為伴,風雨兼程一路至今有千年歷史,傳下了許多放鷹人的艱辛故事,也給我們解讀放鷹人的前世今生,提供鮮活的樣本。查閱許氏族譜和咨詢村中老人得知:許閘村本無閘,而且周圍各村也也沒河流節制設施,可是村名為什么偏偏有個“閘”字呢?原來許氏先人在淮北一帶的河流湖泊之間闖蕩,終日漂泊,以放鷹捕魚勉強度日。南宋末年,因戰爭頻仍,不得不沿長江漂流而下,輾轉來到了安徽靈璧縣大廟鄉的閘河一帶繼續著他們的放鷹生涯。隨著人口的繁衍,小小的閘河已容納不下她們逐年龐大的放鷹船隊,于是選中了澮塘溝附近的新河岸邊定居下來。人們為了紀念閘河這條滋養族人的小河,在許氏后加一“閘”字作為村名沿用至今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許閘村民以魚鷹捕魚,世代相傳,目前已二十代之多,鼎盛時期十之有八以上村民從事馴養魚鷹捕魚。據98歲老人許合電介紹,他是自明清以來祖傳的養魚鷹世家,村里最多時曾有130多條鷹船,1700只左右魚鷹。他10歲時即跟隨大人外出捕魚,壯年時自己也曾帶過40多條船外出,一路浩浩蕩蕩,甚為壯觀。足跡遍布靈璧的唐河、濉河、汴河、老汪湖等,遠處則到達過洪澤湖、微山湖、太湖以及長江中下游等地江河湖泊。

以前,養魚鷹捕魚純是為了生計和養家糊口,在許閘村里,如果哪家能有條把船,十來只魚鷹,那么這家人就會不愁吃喝,不愁油鹽火耗和零花錢,有了這個“家當” 就是依靠。

即使在1960年代的大饑荒時期,許閘村基本上沒有因饑荒餓死過人。魚鷹捕魚,救命養家的故事讓人揮之不去。年景不好時,一家老小天天有魚蝦享用,再加之有菱角及其它可食用水草,村民才沒有發生忍饑挨餓現象。在計劃經濟年代,下湖(田)種地的社員以出工多少來計算工分,而以捕魚為主的專業隊則將捕到的魚拿到附近集市上去賣,以賣出多少繳給生產隊換算成工分。年底分紅時,往往捕魚的家庭要比種地的家庭高出許多,捕魚戶們為此津津樂道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改革開放后,實行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,種田和外出務工經商收入顯著高于捕魚家庭,加之汪塘和公共河流多被私人承包經營,隨意捕魚受到限制,再者是眾多河道水環境被污染,甚至還有人暗地里偷偷地電魚、炸魚和使用“絕戶網”(一種細小的網眼)捕魚,這類滅絕性的捕魚方式,導致所遇魚群無法生存,魚類資源越來越少,村里原本從事魚鷹捕魚的漁民驟減,目前只有10來戶、魚鷹僅百余只,捕魚成為業余。

魚鷹的孵養與馴化是一件很有趣味的事情。一般家庭喂養兩只母鷹,正常情況下,一直母鷹每年產蛋30枚左右,除自家孵化馴養外,還可以對外部分出售。母鷹產蛋后都由母雞孵化,因為母鷹無耐心,時常出窩不能保持常溫,而母雞則不同,它一直待在窩里堅守“崗位”,3天喂一次食物,25天雛鷹即可出殼。剛出殼的雛鷹,必須耐心伺候,前三天內要用小魚搗成糊狀抹在嘴里,喂食次數和食量要由有一定經驗的師傅來掌握,喂多撐了,喂少影響雛鷹發育,幾天后可以喂食小魚、黃鱔、泥鰍及豬腸、豬肺等肉類食物,數量也由少漸多。到了換羽毛的時候,即可放到小溪和汪塘淺水里,讓它們自己捕獲一些零食,順便熟悉水性。鷹長得很快,一般到兩個月時就可開始跟漁船出去,與馴養的成年魚鷹下水練習,5個月后就基本算是成年了。經過馴養和自學都能熟練掌握捕魚技巧,能識別同群的魚鷹和棲息的漁船,隨主人正式列入捕魚隊伍。許氏族人馴養的魚鷹個個都是捕獵高手,單只捕獲單尾重量達到30余斤,當然這種場面現在實屬少見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談到放鷹人的生活,許興果師傅意猶未盡,親身經歷幾十年的放鷹生活,酸甜苦辣,盡在心頭,他說:“過去人說世上有‘三苦’ ,打鐵放鷹賣豆腐。就放鷹而言,一苦是推(拉)著小車闖天涯,哪里有水哪安家,你每天都要披著滿天星斗,做好準備趕到捕魚地點。不論冬天冰凍封河,不論刮風下雨,嚴寒酷暑,一日不能閑著。否則,一家老小加上魚鷹的開支,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數字。特別是魚鷹,一只鷹每天就要食用一斤多魚,如果封河時間長,得花多少錢去買魚喂這群鷹呀,能不愁嗎。二苦是過去放鷹人,中午是不吃飯的,許氏放鷹人勞作的地點是河流,前不著村后不靠店,為了多捕點魚,哪有時間去弄飯吃,只有餓著肚子。再者是,過去沒有現代交通工具,推(拉)著板車一路走來,走過多少坎坷之路,踏過多少河邊泥濘,擦過多少風霜雪雨,這苦滋味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。”

當我們問起放鷹有哪“三樂”時,老許興致很高:“說起‘三樂’其實不止‘三樂’,每當在大的湖泊,幾十條船一字排開,幾百只鷹精神抖擻,一聲號令,看到他們爭先恐后,勇往直前捕魚的場景時;每當魚鷹一只接一只的把魚送到你的眼前,也就是歌曲里唱的‘晚上歸來魚滿倉’,把魚拿到集市上賣個好價錢時;每當漁火裊裊升起,可愛的魚鷹圍繞在你的船幫上小憩時,啥苦也就覺不著了,干活也就有心勁了,想懶也不懶了。”這是老許乃至整個許閘村放鷹人的真實心聲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采訪到此,我們不僅理解許閘放鷹人的苦與樂,更增添對他們堅守和傳承這一古老傳統技藝的敬重。如今,許閘村和城鄉各地一樣,村容村貌發生了巨大變化,大部分家庭住上了明亮寬敞的樓房,一些家庭購買了小轎車等現代交通工具,村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。當問到現在生活好了,為什么還在干這一行時,“我們干這行不是完全靠它掙錢,只是把它作為一種補貼家用。主要是不想把祖輩傳下來的技藝在我們這一代失傳了。我們已經把它看成了一種傳承、一種愛好、一種享受、更是一種樂趣”。

近年來,國家通過對大江大河全流域的有效治理,大部分河流水質都在逐步改善,水生態恢復了勃勃生機,留下了眾多可供欣賞休閑的美景,魚鷹也有了展示自己本領的平臺。同時,外出捕魚的交通工具也早已淘汰了手推車和平板車,換成了電動三輪車,只是那小小的尖尖的鷹船和長長的竹蒿一直未變,捕魚方式還重復著祖傳的規則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酷暑炎熱的夏日清晨,水面薄霧裊裊,老許們撐起船蒿,帶領魚鷹群,穿過爭艷斗奇的蓮花帶,駛入郁郁蔥蔥的蘆蕩,河堤林蔭傳來響亮的陣陣蟬鳴,蘆蕩飛雁擊水嬉戲……,夕陽西下,他們哼著漁歌歸來……這一切,都讓我們的下一代不用出遠門,就能觀賞到魚鷹的身姿和拿手本領,原本停留記憶中的印象也能在瞬間復活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許閘村,老許他們對傳統技藝的執著與熱愛,傳達了一種永恒的信念,是對幸福生活的向往和憧憬,這悠悠的鄉情和鄉愁,是一種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系靈璧縣政協原提案委主任、政協常委(張殿凱)

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江西时时2000万